最新文章

賞鯨-賞金

農曆七月到來,祖師一向教導我們不要做不必要的外出,而我們過去也謹慎遵守著祖師的教導,在這段期間通常不出外做任何的事,一怕惹上麻煩,二宮內也是忙碌的時候,要準備普渡的一切事宜,但是每年金闕祖師看我們的進度,一定會讓我們在行金闕道上有某一種改變。

今年七月鬼月致,祖師依然提醒我們夜晚不要出外,特別是不要到水邊戲水,結果因緣際會之下,東嶽祖師忽然跟我們說既然都在遯月去西北角拜在玄天祖師門下,也不知不覺坐船到美國西北角的太平洋收服了罔象,那趁鬼月開始何不妨到北美東北角的大西洋順便也坐船出海去走一走,在鬼月時收服大西洋的罔象(水鬼) ,這也是種天事之一,也對我們有利,祖師說雖然是鬼月,但也要看我們的能力,順便加持我們的撼動三界的道力,更讓金闕道令威猛在三界,也能護持金闕門生的出外安全,其實在農曆七月的前一天晚課文,祖師才交代門生夜晚別出門,鬼月不要到水邊去,可是祖師卻又告訴我們要在鬼月初去將北美東北角的大西洋的收伏罔象,而且要快去快回,不要在外面住宿,看起來真的有些矛盾,讓我想到十年前我們剛開始取源的時候,我們一行人常常披星載月,連夜開車回宮,這對我們真的是種體力、耐力與道力的考驗,但師也是在考驗我們的膽識,這時正好有師兄到美國來謁駕金闕祖師,結果我們就決定在農曆七月一日早課出發到北美東北角的大西洋海岸收服罔象。

前一天晚接駕,阿爸就交代鎮宮的師姊準時犒賞兵將,由鎮宮的師兄幫忙宮內的事務大家分工合作,必受祖師論功行賞,當然師臨時交代我們的這件事,吳團長也得在很短的時間規劃路線,看如何在祖師交代的時間內回來,計算路程和時間,加上坐船到大西洋去,這些至少也需要十八到二十小時,還得連續開車來回,上星期我們到美加邊境取源,因為是暑假也是很臨時的決定,根本訂不到任何旅館,我們取源完以後連夜開車回紐約做早課,路上開山路大霧瀰漫又怕撞到鹿或是浣熊,夜晚開車真的辛苦了兩位師兄。

昨日七月一日一早,紐約市是烏雲密佈滂沱大雨,閃電雷擊大雨不停,整個天氣就是非常晦暗,那時紐約市還持續發出天氣警報,氣象局預測紐約、紐澤西、康乃狄克州以北部州都會下大雨一天,處處淹水,要市民盡量待在家內,我們大家的手機都不停的發出天氣警報系統,我一大早還問阿爸,這樣的天氣真的要去嗎? 他說為何不去?我跟他說,我們這樣是不是會觸犯祖師的規矩?是不是祖師給我們試探與考驗?晚課文明明就叫我們不要到水邊去,但是東嶽祖師卻又叫我們去收伏大西洋的罔象,順便看看有甚麼新鮮事,這樣我們會不會傻傻地犯過?會不會讓其他門生心內想:為何你們可以出門,我們就不可以出門的心態?我心內百感交集,但阿爸卻很執意說:既然東嶽祖師說了,那我們就以東嶽令去行命,如果咱們錯了就承擔下來,也別理會別人怎麼批評我們,道是我們自己要勇敢走出來,不想跟的人就別去,不想相信金闕祖師的人我們也不強迫別人,但是祖師肯定會論功行賞有心又用心跟隨的孩子們! 其實金闕祖師這「論功行賞」的涵義實在太廣大了!

那時閃電、大雨、雷擊不停我也怕把兩個孩子留在家內,我們一行人包括我的小孩就冒著大雨入宮請令就出門了,由朱師兄開車,吳師兄策畫路線,前往北美東北部幾州去了,當我們全部的人跑到車上,才短短的五十英尺,大家全身都淋溼了,但是我們還是很小心地準備一切事,路上雨勢很大,能見度很低,高速公路處處是淹水,又遇堵車,因為路上真的很多車禍與意外事故,我心內雖然毛但是沒有怕,我知道祖師要我們看的事是甚麼,雖然大雨不停,但有祖師的照顧,我還是覺得會平安,只見雷部雷電兵是沒有停過,不是閃電就是打雷,不然就是大雨致能見度很低,加上不識美國路的朱師兄開著我們的休旅車,只見無形祖師還在上面好像在跟我們開玩笑一樣,一下揶揄朱師兄,一下又揶揄我們每個人,朱師兄他也很開心地開著快車,他一點都沒有放慢,開車可真是快又準又狠,而吳師兄告訴他說一定要在某個時間到達東北角的碼頭搭船,如果慢了,賞鯨船是不可能等我們,這段路程需要四到五個小時才能到達,我必須說這兩位師兄也很盡責,一個策畫路線,一個開車高手,兩人一高一矮一黑一白,就如七爺八爺或黑白無常,一路一直抓鬼向前驅使。

一路上雨勢沒停,雷雨兵將是非常猛,雷擊閃電沒停過,只見路上鬼嚇得到處亂竄,朱師兄也一直打嗝,我真不知到底是在嚇那些鬼,還是在警示我們,不論如何我們還是有說有笑地開往北部去,我告訴阿爸:這個雲層一路上會跟著我們,會一直下雨怎麼辦?那時祖師就告訴阿爸,把一些雨撥到西南部,減緩西南部大火的災害,我們也很希望能夠轉晴天,不然如果大雨不停,也無法坐船出海賞鯨去,幾個小時在路上大雨沒停過,處處淹水,但朱師兄開車我們也坐車坐得很安穩,前一天他還花了一下午替我這台十三年的老車洗車吸塵打蠟,看起來像新的一樣,在這他也替阿爸十五年的車做了洗車打蠟補漆的一切美容保養,真的很感謝他!

最後天氣漸轉陰天,我們在預期的時間準時到達碼頭,平安到船上,播報員也告訴我們會看到鯨魚,海豚,鯊魚,北美東北角五月到九月就是鯨魚往北上覓食的時候,此時的我看到許多水鬼在水面上,看得我心驚肉跳,不知會不會翻船,祖師要阿爸出令,收服罔象,不得傷害任何金闕門生,阿爸就只說這樣的一個口令,而在我的靈視眼光內,只見那些罔象就如骨牌效應依樣一一伏叩在東嶽祖師案台前,真令我嚇一跳,就這麼簡單,我們賞鯨,也同時呼喚著海裡的鯨魚浮出水面,說的遲那時快,我們看到許多鯨魚都圍繞這我們的船,還噴水,又擺尾,還有海豚在我們前面游來游去,甚至跳出來,大家驚奇不斷,朱師兄說,這一次伴著祖師取源又賞鯨,看到這麼驚喜的畫面,還真的沒有白來,我們也有同感。

那時已經快接近黃昏,天氣也轉晴朗,我們的賞鯨船才剛播報要開始返回碼頭時,我們又開始呼喚鯨魚到我們前面讓我們觀看一番,朱師兄也帶著我的小孩一起敲著船板,他們笑著稱說他們在行使祖師的口令呼喚著鯨魚們來到前面謁駕,說到此刻,真的有兩頭鯨魚特別游到我們前面表演鯨魚秀,向著我們擺尾說再見,就這樣的一景持續了四到五分鐘,其實還有很多鯨魚在旁邊游來游去,只是這兩隻在我們前面一直擺尾給我們看,光是鯨魚的尾部,就比人還大又有力,這一景真讓我們感覺到人的渺小, 回到碼頭前,祖師在船上說了一句:你們這次在鬼月依令行天事,看似「賞鯨」,但是祖師也在此給你們無形的「賞金」,讓你們每個人越來越好,可以真的感應祖師永遠在我們身旁!說著說著師就藉著阿爸的手賜給我們每人無形的賞金,最後平安回到碼頭。看似無形的賞金,雖然沒有甚麼,但我相信這個「賞鯨賞金」的涵義重大,我們心內有數。

吃完晚飯後,已經是晚上將近九點,又要披星載月準備回紐約,夜裡鬼魅魍魎超多,只要到特別陰森的路段,朱師兄就一直打嗝,但我相信東嶽祖師保佑著他,讓他非常平穩地開著車,也讓我們車上每個人睡得香甜,當我們平安到達宮內時已經半夜兩點了,就等著做早課,這一次取源驗證金闕祖師的法無定法,雖然鬼月已至,我們也遵循天地法在行事, 我們有金闕兵將的護持我們確實不同一路快樂出門,一路順遂回家,有祖師護持的小孩永遠不同,我也祝福每位金闕門生在受祖師的護佑之下,不論遇上甚麼種的逆境,就像出發前的暴雨雷擊,路途中遇上魑魅魍魎,但只要相信祖師會帶領我們平安度過難境,肯定最後會吉祥如意!

最後我附上擺尾的鯨魚影片,分享給大家,祝福每位金闕門生在鬼月出入平安吉祥如意!

關於 ccgusa1499

建議閱讀文章

別再不信邪

鬼門將關,各種意外事故還是不斷 …

一個迴響

  1. 這再次說明了金闕法是無定法,是有變化的,會隨著各種情況而調整,不是如同一般我們所接觸的宮廟只會要求人只要唸經,捐款,拜拜等就可以順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 Copyright 2010-2020, 金闕宮 版權所有,本網站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