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感覺良好的警長

我要說的這位警長是長島某個郡的警察局警長,他身高六尺四,至少有三百磅重,他比我們早開始上武術課,聽同學說他剛來的時候常告訴教練他有摔角的技能,他常說教練教的這些武術動作難不倒他。

上星期四他得知我回到道場後,隔天輪到他與我對打,每次看到他一付高大壯碩又摩拳擦掌的樣子,老實說我們看了真的有點心驚肉跳,而且他很喜歡與人對擂,尤其是找我們這三位最矮小的女生,他總認為可以輕而易舉的扳倒我們,只要被他抓到,他便會手忙腳亂而且還會用很錯誤的技巧把我們摔在地上,教練有時要我幫忙指導他竅門,當他知道竅門以後肯定不留情地摔我,對我而言教他對的與不教他是沒有兩樣,教他竅門以後,就誘發他的自我感覺良好性格,他會很跩的把我們用力的摔在地上,沒有教他對的方式又怕我們的手被他亂折傷,有幾位武術道場高段數的同學就是這樣被他亂折給折傷,難怪他都無法晉級,所以上星期五輪到我與他對擂,那天上課前我很頭疼,到底要不要給他抓到當肉板給他摔,或是把他摔倒讓他難堪,我知道教練為何故意把我跟他對打,教練就是要我學狠心的折痛對方的手他夠大隻沒有用力一點是不可能弄痛他,但教練知道我不會蓄意傷害同學,或是故意弄痛同學,他這麼高大,手腕是我的小腿的粗,沒有用點腦筋是不可能弄痛比我高大又重的男人,因此對打前我一直告訴我自己跟這位對手一定要狠心,不然他反過來抓到我的手一定把我摔的像狗一樣,我們互相對打中我勝過他好幾次,因為我矮小動作快,他跟不上我的速度,但是教練冥冥中讓我與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對打,教練在教我一課,那就是在危急中絕對不能心軟,否則就是等著被挨揍,就是被摔得鼻青臉腫,有好幾招他忘記招數還是我跟他說,當他知道我跟他說的竅門後就一點也不留情的反身攻擊我,我總故意大聲又幽默的跟他說:「輕一點輕一點,我是好公民又不是恐怖分子,況且你能扳倒我,還是我告訴你怎麼做到的!」我這樣大辣辣的直接在課上跟他說,也逗著大家在武術場上大笑。當然這讓自我感覺良好的警長覺得很沒有面子,但我幫他作弊扳倒我過關卻又是事實。

其實警長很欠修理,高段數的前輩好心教他都會被他折傷或亂摔,我也不例外,但是如果他太用力,我與我的兩個小孩若是他的對手,就會使出賤招咬他、踢他、打他,因為有點不上道,這也是一種的道術,其實有些同期或是比我們早入道場的前輩,漸漸被我們後來居上的小姑娘追過段數,當然心內不是滋味,他就是其中一位,已經學了一年多的第一組招式但還在白帶,從沒有辦法考過下一段術,他們總認為教練是偏袒我們這三位女生,其實非也,只是我們比人更用心練習,隨時複習,因為不夠好,所以很願意當受者,學著被人先摔先當肉板被人折手,我的經驗是當自己被摔痛折痛以後,當自己知道痛點在哪,再學怎麼摔人或折手其實就更容易了。

自我感覺良好的警長就是因為只喜歡摔人不喜歡被摔,所以永遠如半吊子,教練所教的每個招式永遠都學不完全,因為他覺得看了就會了,但是看了不先學受者,又怎麼可能體會竅門呢?

那天晚上我讓警長每每都落空,當我攻擊他時就是渾身解數都要使出,這也猶如教練說的,當你基本功學會以後,之後的演變都是自己演化出來最好的招數,其實這與金闕祖師所教的道理是異曲同工並無不同。

課後自我感覺良好的警長又興高采烈的跟我說下星期四想要跟我們再對打一次,因為我教他的方式很管用,我還在考慮要不要告訴他我的竅門,是否讓他當個更好的警長,保護人民安全,但我的心內告訴我,還是低調再低調,因為功夫還不到位,永遠保持謙虛學習。

關於 ccgusa1499

建議閱讀文章

剝好剝壞,剝有剝無

這個自然界,每天都有風吹草動,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 Copyright 2010-2020, 金闕宮 版權所有,本網站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